在《孟子》一書中,那個有事沒事就愛和酒店經紀坐在一起討論人生和

學的齊宣王乾脆來了個實話實說:「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至於在酒店上班呢,並沒擺出一 副酒店人士的面孔,相反地,他的回答卻很幽默:

「大王好色有哈錯,誰不喜歡看酒店小姐 啊?只要您老人家多關心老百姓的生活起居、婚姻大事,

做到酒店既沒剩男又沒剩女, 您就是功德無量啊!」

由此可見,酒店經紀這種視覺動物對酒店的美女的免疫力是很低的。

古往今來,酒店一直在進化,

但好色的老毛病一直改不了,也不想改,走到大街上,哪怕遇到一個素不相識的酒店公關,也會心猿意馬地左顧右盼。

經紀人就是這副德性,視覺上的貪禁導致他們總是難擋青 春美貌的誘惑。

酒店經紀,酒店打工,酒店上班,酒店兼職,酒店兼差,酒店知識,酒店應徵,台北,酒店公關,酒店小姐,酒店介紹,酒店面試,制服店,禮服店,便服店,酒店文化,酒店薪水,繽紛年代,麗緻忠孝,東方情人

  • 酒店經紀經常把生理的衝動當成戀愛的衝動

酒店經紀喜歡美女,不見得就一定會跟美女共度下半生。

這跟絕大多數遊客都喜歡到蘇杭這些人間天堂去旅遊,

但不見得願意選擇在那裡工作和定居一樣。

在情感的需求方 面,男人恰似T伪君子嘴上祝一套心狸又想一套。男人一方面好色,另一方面也

好德。要不然,古代怎麼會有「酒店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說法,

而不是「酒店小姐無才便是色」 ?

大戶人家奉行的也是「娶妻娶德」的傳統,也就是說,在酒店上班和酒店兼差之間,前

者絕 對是王道,當兩者不可兼得時,後者自然要為前者讓路,

所以古時候都是娶妻娶德,納 妾納色,色和德相比,始終就是個「二奶」的位置。

在愛河中獨併,酒店中的男女的感受經常大相涇庭。

小姐總是慢慢地愛上男人,

經紀總是 眼就喜歡上女人,

尤其是一個酒店公關,她悄麗的容貌、獅娜的身影,好像一道口令會立刻喚起男人全部的熱情。

他要追求她,他想得到她。都說酒店男性理性,錯了—在戀愛的初 始階段,

酒店經紀非常感性,而且隨心所欲,與其說他喜歡上個女人,不如說他被一個酒店的女人所吸引。

這種吸引不是精神層面的,更多是身體層面的,是一種衝動。他對小姐的衝 動越強烈,

就越不會進行思考,他的追求就越盲目。其實那不是愛,只不過是生理衝動,

但酒店男人經常分不清兩者之間的區別,他總是把生理的衝動當成戀愛的衝動。

當一個酒店上班的男人用猛烈的攻勢逐漸解除一個小姐的「全副武裝」時,

他也僅僅是喜歡她 的身體,想要接近她,跟她上床而已,

酒店經紀,酒店打工,酒店上班,酒店兼職,酒店兼差,酒店知識,酒店應徵,台北,酒店公關,酒店小姐,酒店介紹,酒店面試,制服店,禮服店,便服店,酒店文化,酒店薪水,繽紛年代,麗緻忠孝,東方情人

但很多在酒店工作的女人不懂,以為他是在熱烈地示愛,是真 的喜歡她。

其實,女人誤以為的「愛」只不過是男人的一種性衝動,

它瞬間即逝,1日 得到滿足,男人對女人的身體很快就會失去興趣,而此時,

酒店小姐往往已經陷入愛河,無法自拔。

當然,她也不是遇到了一個花花公子,所以這樣,

是由於男人喜歡探險 的天性。

這就是男女在戀愛初始階段不同的心理狀態。

美國著名兩性情感專家約翰·葛瑞把男女之間的情感吸引分為四個層面:

對男人來說,第一個層面是身體的吸引,

第二 個才是情感的吸引

第三個是精神的吸引,

第四個是靈魂的吸引,

酒店小姐來說,完全是 另一回事,

第一個層面是精神的吸引,

第二個是情感的吸引,

第三個才是身體的吸引,

第四個是靈魂的吸引。

所以,更容易愛上熟悉的男人,

男人卻更容易喜歡上陌生的女人。

女人的陌生 好像一片神秘之境,讓男人難以抗拒,他不是真的喜歡她,

只不過是想接近她、佔有 她,1日交往過密,他對女人的興趣和好奇就會日趨減弱。

也許炸天這個女人還是美麗 動人,渾身上下令他著迷不已,但一夕歡好之後,

他清早醒來,湊近一看,她膚色不夠 白,眼圈有點兒黑,她並非當初想像的那樣完美。

他桃然大悟,當初自己只是被她的身體所迷惑

,並非真的喜歡她,更沒想到責任,於是酒店工作的熱情消失了,情意動搖了,

態 度轉變了。他開始躲著酒店上班,不再接她的電話,總是以忙祿為藉口進行塘塞。

但女人想不到這些,她覺得這個酒店經紀不可理喻、不負責任,

她深深地被他傷害了,她的心開始滴 血- – – – – –

仙似帕,潤瑞的分析可以看出刪–明人很容易被*女請戴-仙也似容易大學配,女人

若想長久地吸引住在酒店打工男人,

還是得靠靈魂的吸引,這點跟女人對酒店最終的情感 需求毫無二致。

誘惑和吸引一個男人不難,難的是成為他真正的酒店伴侶。

如果一個男人感覺自己是在精神層面,酒店經紀,酒店打工,酒店上班,酒店兼職,酒店兼差,酒店知識,酒店應徵,台北,酒店公關,酒店小姐,酒店介紹,酒店面試,制服店,禮服店,便服店,酒店文化,酒店薪水,繽紛年代,麗緻忠孝,東方情人

而不僅僅是身體層面深深地眷戀一個女人,那麼,

這個酒店小姐對他而言就非比尋常,此時,贏得她一生的真愛,就成了他的首要目標。

在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最著名的代表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裡,男主角湯瑪斯跟妻子離婚之後,開始和多個酒店小姐維持一種特殊的「性友誼」,

直到遇上了泰瑞莎 他才心有所屬。湯瑪斯認為,跟|個女人做愛和跟|個女人睡覺,

是兩種截然不同,甚 至幾乎對立的威情。

酒店兼職不是透過做愛的慾望(這可以是對無數女人的慾求)表現的,

而是透過和她共眠的慾望(這只能是對一個酒店小姐的慾求)表現出來的。

顯然在湯瑪斯這 樣的男人看來,做愛只是一種「做」,共眠才是一種「愛」。

在《戀愛前,先看穿男人 的死穴》一書中,我提出一個觀點:男人都有「性愛分裂症」,

他會把酒店上班和愛一分為 一一,他唯性的時候就很「花」,他唯情的時候就用「心」,

他下半身縱慾之時,上半身 卻仍想談情。

男人這種性和愛的分裂人格,也影響了他們對待女性的態度:對待有些美 女,

他們僅僅滿足於短暫的得手,而對於另外一種女人,他們則渴望長久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