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集  莫奈被载元拒绝後後伤心。载元与莫奈分开後去找彩京,似要把火苗由彩京救熄,二话不说即亲咀,理智的彩京心知他要亲的不是自己,要元道歉。载元宊然没到酒店上班,连秘书车秀安也不知他行踪。为了对付李仲九原来载元去找尹博士(前医院院长)自那次会面後,载元把尹博士藏於乡郊一座别院,元要尹博士守诺言对李仲九盗用公款作证,载元主意巳决,无法估计结果。载元要用一周间不断地教育莫奈,Laykim的目的是挖走cl员工,鲜于贤是其中对象,于贤答应laykim过档FELICE酒店。LayKim行动宣告失败,原来这一切是载元安排,知他来意叫于贤假意过挡。白魔女收到Lay密函,Lay是白魔女一手策划的隂谋。Lay任务失败返酒店大搞破坏遇元和奈,Lay冲上前要打元,奈挡在元面前,奈受伤,元像着魔似的,逛抠Lay,众人见状立马上前拉开。元一把拉着莫奈返家替她护理伤口,莫奈再一次表白,载元内心充满痛苦,面前的女人是同父异母妹妹,但莫奈毫不知情,误会元不喜欢自已而伤心,元也剖白内心,想爱而不能爰,非常痛苦,两人都热泪盈眶。元接李仲九电话, 李仲九早就先下手为强,载元速到尹博士家,博士失踪。元愤怒不已,发现了DNA的检查报告。该报告显示,车载元与阿会长并不是亲子关系,这也成为了李仲九开始就对车载元说谎的证据。曾经车载元以为阿会长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并决定对其施加报复,还有虽然爱阿莫奈,但因为亲哥哥的身份而隐藏内心,拒绝阿莫奈的求爱。对于车载元来说这是人生中最大的秘密。最终,车载元明白了从一开始李仲九是想要利用自己,载元知道了自己不是阿会长的亲生儿子。他们的关系将如何发展? 白魔女的谜样身份? 引人入胜。

第7集  莫奈进载元的住处想要跟他道歉,但一个震憾的画面映入眼球,半裸着的身子载元正在料理伤口。载元满身的伤痕, 莫奈眼泪直流。载元请她出去,要她当什麽都没见过.莫奈开始对车总产生好奇,并要查阅有关他的身丗资料,知道他是个被领飬的孤儿。为他身上伤痕抱不平,想进一步了解这位被称为酒店怪物,连夜要换房, 搬到车总隔壁成了邻居。莫奈大清作晨跑,在元家门前刻意扮巧合,誓要来一招缠人功。李仲九见二人关系变亲近,心里不爽,面有难色。 莫奈跟着载元一同上班,元有礼地向客人问好,而奈仍脱不了小不点洋女个性,元吿知她前会长尊敬每位客人和员工的.奈为要好好学习,於是莫奈从新对职员行敬礼.元见彩京拿着重物立刻上前帮忙, 奈见元幇彩京冲上前要元让彩京拿,把重物塞回她,彩京接过站不隐,元取回,奈看不过眼,自动当挑夫,但走路却是四斤顶八斤,歪歪倒倒,元盯着不放心,上前拿走,彩京看着这一幕既酸又疾妒.

PTT Kargo takip sorgulama nasıl yapılır?

此时有人送来一幅画要交莫奈,奈收画,起疑,和于贤一起调查画的来源,而画的包装丝带有文字暗示. 警察冲到尹理事办工室把他拘捕,控吿他故意纵火及违反市场金融投资相关罪. 仲九闻讯赶来,并当场拿出另一份文件指证尹理事,载元把一切看在眼里,心知仲九设的局, 酒店上班 而莫奈也赶来,平时在各会义上支持自己说效忠父亲的亲信都是一具臭皮襄,心受打击.元在走廊碰到白美女,载元问白理事到底帮谁,白美女表示,严格来说,她是站靠车总经理的. 酒店来了一对父子客人,父宊然发病晕到,载元于贤等齐岀动救人,又着助手回房陪伴小孩, 奈自动请缨要当临时保母. 父被送医院,莫奈叫小俊儿跟她一起,小男生表示不想跟女生住, 酒店上班 要跟车总经理,为了酒店,顾客至上的车总经理无奈地接受小男生的要求.

载元和他的下蜀着手调查酒店理事们的秘密交易,查到尹理事之妻有多项资金调动,当中有一笔交易蜀前会长阿成厚资产被非法转移. 少年犯允在往酒店, 酒店上班 步出酒店后,元把他截停,软硬兼施游说,语重深长的告诫,要重新站立就用真正本名堂堂正正生活. 而允在对元供出一个祕密.具灿成一早到其他酒店上班,各种男鬼和女鬼随时跳出来阻挠他的工作,会长给他介绍酒店VIP商务客人,女怨鬼突然挡在前面,具灿成被逼无奈,只好跳下游泳池。 张满月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忍不住对他冷嘲热讽,具灿成想去看望把老虎带回韩国的会长,张满月就带他来到会长家,张满月对会长冷言冷语,具灿成赶忙帮她打圆场,假冒她的男朋友,会长承认时常做噩梦梦到老虎,张满月劝他把老虎送回去,会长婉言谢绝,老虎突然撞门而入,会长吓得惊慌失措,张满月赶忙制止老虎。 具灿成和张满月告辞离开,他要去过人的生活,具灿成回家路上看到女怨鬼,狠狠教训了她一顿,怨鬼竟然被他的气势镇住了。卢经理一直在家门口等具灿成,劝他勇敢面对张满月,就能安心留下来。紧接着,卢经理以客人的身份来到德鲁娜酒店,首先来到那棵枯树旁,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张满月闻讯来看他,和他郑重告别,卢经理坐车离开,崔书熙和金书生一起来送他。 具灿成连夜来找会长,向他要来那副长白山的画,张满月挂在大厅,让老虎去山上休息,老虎驰骋在广袤的森林里,张满月才满意离开。

swo.to

第2集 张满月对具灿成百般纠缠 张满月和具灿成冰释前嫌 具灿成亲眼目睹张满月杀人,他赶忙过去查看前市长的尸体,发现已经化成灰,具灿成刚想离开,从废墟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脚脖子,具灿成把鞋脱掉跳到一边,张满月声称具灿成错失了离开的机会,就要跟她会德鲁娜酒店上班,否则就杀了具灿成,张满月还给具灿成买了一双新鞋。其实这一切都是麻姑奶奶精心安排的,就是想让具灿成唤醒张满月那一颗冰冷的心。 具灿成觉得他和张满月前世有缘,否则不会出现在自己的梦里,张满月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没有体会到心动的感觉,她怀疑具灿成是信口雌黄,一气之下罚他接待那些鬼客。具灿成接待的第一个女鬼,他就吓得魂不附体,多亏贤重及时帮女鬼办理入住手续,具灿成向他了解张满月的情况,可他来的比较晚,对张满月的生前也不太了解。 具灿成来找金书生,正好有鬼客来为咖啡续杯,他才知道酒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来自阴间,每个离开去阴间的客人都会留下气韵,气韵能让庭院里的花开得更鲜艳,麻姑定时采摘这些花交换物品,金书生还指出张满月来酒店是接受惩罚,可她却用鬼客身上搜刮的钱财大肆挥霍。 张满月站在月灵树下,不由地想起生前的经历,她和延宇都是高句丽的奴隶,因为不堪忍受痛苦折磨而偷跑,被人到处追杀,多亏清明及时出手相救,张满月和延宇才侥幸逃生。

其他有关酒店上班这里的一切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