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满月把随身宝剑扔给清明,他找来绳索把张满月救上来,还把她的马追回,同伴突然赶来,用石头把清明打晕。张满月站在枯树旁,觉得自己也像那棵树一样死掉了,麻姑奶奶对她好言相劝,可她始终无法释怀。麻姑奶奶使用超能力让枯树开花,并把花放在具灿成身边,具灿成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张满月在沙漠里冲他转头微笑,模样可爱迷人。 具灿成误以为张满月给他下了蛊术,放在不会梦到她,张满月把具灿成的灵魂和贤重交换,找借口痛打他一顿,具灿成查遍各大网站,都找不到有关德鲁娜酒店的任何信息,他怀疑这酒店不是真实存在的,可张满月一口咬定酒店是在市政府备案的,有正规手续,因为名不见经传,人类是看不到的,有灵性的人也只有在打雷下雨天看到这家酒店,一年有三四次有人进来确认酒店的存在,有一个男人鼓足勇气入住404房间,可他再也没有出来,具灿成想进去一看究竟,可又没有勇气。 张满月带具灿成参观酒店,她打开其中一个房间,眼前是辽阔的大海边,具灿成不由地惊呆了,紧接着他们俩又去其他房间参观,具灿成分别看到不同的风景,张满月声明这都不是现实存在的,具灿成好奇她是人还是鬼,可没有勇气试探,具灿成考虑再三,决定留在酒店,可不许张满月干涉他穿什么样的皮鞋。 金宥娜看到同学郑秀静脖子里的项链,就和她争抢起来,郑秀静失足从天桥上掉下来,金宥娜眼睁睁看着同学落在一辆汽车上,当场气绝身亡,金宥娜一口气跑回家,突然发现郑秀静的尸体就挂在天花板上,她吓得魂不守舍,郑秀静抢回自己的项链,变成金宥娜的样子。

莫奈和李罗文到场地巡视,巧遇仲九和载元, 此时,莫奈看到鸽子非常害怕, 载元知她很怕鸟,但他握紧权头强忍着上前的冲动, 酒店上班 李罗文扶着差点晕去的莫奈。未己,莫奈悄悄潜入仲九家中,载元尾随听到房内有打破东西的声音, 此时, 仲九也入到屋内,载元忙把奈推开窗外, 仲九巳察觉有异,巳知莫奈仍在屋内, 作势要打载元, 故作训示载元後离去, 元速带奈返家, 奈把元家中摆设乱翻乱丢, 却给她看到柜内一支手鎗,载元忙掩着她双眼,可惜巳太迟, 载元回想年幼时的杀人凶器,莫奈宊然感到载元好陌生,好可怕。

具灿成走进空的电梯,突然有一个小女孩说要到三楼,具灿成吓得魂飞魄散,立刻来找张满月,张满月答应帮他治好眼睛,他就再也看不到鬼了,条件是他必须回酒店工作,具灿成也只好认输,张满月带他来到车库,这里摆满了豪车,全都是张满月的。 张满月让具灿成开车,他们俩来到博物馆看一只幼虎的标本,那是酒店的以前的会长从北韩带回来的,张满月带具灿成去吃红豆粥,还生辰干事老虎最爱吃的,具灿成只想拜托女怨鬼的纠缠,张满月让他明天带回酒店,然后再把女怨鬼送回黄泉路上。具灿成自称是哈弗的高材生,不想屈尊去德鲁娜酒店工作,张满月让他去吧台端一杯咖啡,如果路上一滴都不会洒,就答应放他走。 具灿成快步来到吧台端起咖啡,转身就看到各种各样的厉鬼冲他龇牙咧嘴,具灿成强忍心中的恐惧对他们视而不见,可那些厉鬼一个个披头散发冲过来向他挑衅,具灿成拼命保持身体平衡,一步步走向张满月,咖啡稳稳地放到桌上,一滴都没有洒,张满月很生气,赌气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张满月怒气冲冲回到酒店,金书生,服务生贤重和崔书熙正在和卢经理告别,卢经理借口身体抱恙,想去医院休养几天,想让具灿成金尽快来接班,张满月连最起码的问候和告别都没有,卢经理觉得很伤心。

第1集 张满月临危受命接下死亡客栈 张满月逼具灿成到酒店任职 张满月赶着一辆马车走在空旷的荒野上,马车上拉着她 的灵柩,四周寂静无声,一阵风吹来,把她的丝巾吹落,她也无心去捡,张满月要找一家能安放逝者灵魂的客栈,她向路边的茶馆老板娘打听到客栈只圆月客栈只有死人才能去,张满月想挥剑自刎,就能如愿前往客栈。第4集 具灿成帮女鬼完成心愿救金俊贤 张满月用难缠鬼客刁难具灿成 具灿成向张满月讲述了自己的梦,那些场景竟然都是张满月亲身经历的,具灿成轻轻抚摸那棵千年枯萎的月灵树,枯树竟然长出了绿叶,张满月很生气,谴责他不该救活已经枯死的东西,张满月要看着具灿成睡觉,亲眼验证他的梦是否真实。

张满月向三位员工宣布了具灿成出任总经理的决定,崔书熙和金书生都提出质疑,想等其他两位候选人来了再决定,可朴日道一心只想捉鬼驱魔,另一个是战斗机飞行员竟然把张满月一脚踢飞,自己驾机逃走了,张满月要把卢经理的办公室腾出来给具灿成。 金书生,崔书熙和贤重祝贺具灿成上任,并一一讲述了他们生前的经历,他们三人先后被张满月带到酒店,贤重无意中说出那棵枯树和麻姑婆婆,崔书熙赶忙阻止他,让他回去上班,这更让具灿成充满了好奇。具灿成一早才下班回家,同伴桑切斯得知他放弃了首尔最好的酒店而改去一家民营酒店工作,就开始跃跃欲试,具灿成拼命阻止,不想让他步自己的后尘。 具灿成躺在床上睡觉,竟然又梦到了张满月,张满月突然打电话来,让他把长白山那幅图画卖掉,具灿成坚决不同意,担心藏在其中的老虎无处可去,张满月声称老虎已经走了,她要卖了画去提一辆新车,具灿成冲着画中的大森林使劲呼喊,始终没有看到老虎出现。 同学来到天桥上,金宥娜逼郑秀静身体还给她,郑秀静对她置之不理,具灿成开车从此路过,郑秀静突然掉进他的车里,具灿成就把她带回酒店,拜托张满月帮金宥娜找回身体,他们俩首先来到金宥娜家,张满月看金宥娜家很富有,想趁机敲诈一笔钱。

第2集 张满月对具灿成百般纠缠 张满月和具灿成冰释前嫌 具灿成亲眼目睹张满月杀人,他赶忙过去查看前市长的尸体,发现已经化成灰,具灿成刚想离开,从废墟中突然伸出一只手死死抓住他的脚脖子,具灿成把鞋脱掉跳到一边,张满月声称具灿成错失了离开的机会,就要跟她会德鲁娜酒店上班,否则就杀了具灿成,张满月还给具灿成买了一双新鞋。仇家突然骑马追来,张满月拔剑准备和他们决一死战,没想到那些人从她身边疾驰而过后就消失不见了,张满月意识到自己又杀人了,她想去圆月客栈赎罪,突然觉得后面有人偷袭,张满月飞快转身拔剑刺过去,却发现是一棵大树,鲜血顺着剑柄流下来,没等张满月反应过来,大树就把宝剑吞了进去,大树瞬间冒出枝丫,那些枝丫变成无数根木块,聚拢在一起,木块按顺序搭建起来,张满月看着一座客栈在她的眼前拔地而起,化妆成茶馆老板娘的老妇人才心满意足离开,还推走了张满月的那辆马车。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转眼到了1998年,这一天是具灿成的生日,可父亲因为生活拮据连蛋糕都买不起,他们坐在江边的椅子上发呆,一对情侣从此路过,口袋里掉出一张钱,具父赶忙用脚踩住,想用这钱给儿子过生日,没想到具灿成却主动把钱还给失主,卖花的婆婆看到具灿成的所作所为,主动送他一束花做礼物,还提醒他要提防厄运的到来,具父不相信。 张满月是德鲁娜酒店的老板,今天是月圆之夜,卢经理提议把酒店的招牌全部点亮,张满月对此毫无兴趣,她最讨厌这一天。具父偷了便利店的钱箱子,被警察追得四处奔逃,不小心从台阶上滚落而下,因失血过多昏倒在路边。 具父的魂魄来到德鲁娜酒店门口,他看到刚溺水死亡十天的李刑警来入住,贤重乘电梯把她送到大厅,具父也好奇地坐上电梯,很快来到金碧辉煌的大厅,李刑警主动和他打招呼,发现他耳朵后面有血迹,具父突然听到外面警察追来的哨声,他吓得赶忙躲起来,卢经理发现具父还没有死,担心张满月会把他杀死,让贤重赶忙把他送走。

具灿成一早到其他酒店上班,各种男鬼和女鬼随时跳出来阻挠他的工作,会长给他介绍酒店VIP商务客人,女怨鬼突然挡在前面,具灿成被逼无奈,只好跳下游泳池。 张满月看他狼狈不堪的样子,忍不住对他冷嘲热讽,具灿成想去看望把老虎带回韩国的会长,张满月就带他来到会长家,张满月对会长冷言冷语,具灿成赶忙帮她打圆场,假冒她的男朋友,会长承认时常做噩梦梦到老虎,张满月劝他把老虎送回去,会长婉言谢绝,老虎突然撞门而入,会长吓得惊慌失措,张满月赶忙制止老虎。 具灿成和张满月告辞离开,他要去过人的生活,具灿成回家路上看到女怨鬼,狠狠教训了她一顿,怨鬼竟然被他的气势镇住了。卢经理一直在家门口等具灿成,劝他勇敢面对张满月,就能安心留下来。紧接着,卢经理以客人的身份来到德鲁娜酒店,首先来到那棵枯树旁,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张满月闻讯来看他,和他郑重告别,卢经理坐车离开,崔书熙和金书生一起来送他。 具灿成连夜来找会长,向他要来那副长白山的画,张满月挂在大厅,让老虎去山上休息,老虎驰骋在广袤的森林里,张满月才满意离开。

有关酒店上班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