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罗文为达目的接近莫奈,而载元对李罗文跟在莫奈身边所带来的微妙气氛有不详的预感, 心情复杂。莫奈和鲜宇贤到牧场, 莫奈和场主(鲜宇贤父亲)洽谈购地事宜, 但最终没成功而退。第14集  李仲九对莫奈的不敬行为大表不满, 要载元尽速处理, 因酒店发生太多不利传闻, 酒店上班 载元要把酒店重新整顿,实行同事评估机制,这导致酒店职员间士气低沉。未己,莫奈悄悄潜入仲九家中,载元尾随听到房内有打破东西的声音, 此时, 仲九也入到屋内,载元忙把奈推开窗外, 仲九巳察觉有异,巳知莫奈仍在屋内, 作势要打载元, 故作训示载元後离去, 元速带奈返家, 奈把元家中摆设乱翻乱丢, 却给她看到柜内一支手鎗,载元忙掩着她双眼,可惜巳太迟, 酒店上班 载元回想年幼时的杀人凶器,莫奈宊然感到载元好陌生,好可怕。

百货商场打样了,大门和灯全部关闭,人类的时间也到此停止,那些死去的人一起奔赴奈何桥,张满月让具灿成明天准时到九点上班,可具灿成想起要和各种鬼魂打交道就不寒而栗,张满月承诺会保护他,只要他乖乖听话就好。允书小朋友和母亲在路边玩耍,一个大老虎吸引了允书的注意力,她跟着老虎来到树林,母亲随后追来,老虎才悄悄离开。 具灿成回到家,一想起张满月就心烦意乱,那个女鬼就会随时出现他身边,具灿成不胜其扰。第二天一早,具灿成按照地址找到德鲁娜酒店,酒店外观古朴典雅,害怕满了常青藤,这和父亲生前描述的一模一样,具灿成战战兢兢走进大厅,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突然从总台后面跳出来一个贤重,具灿成随手拿起酒店客房价目表,发现价格高的离谱,可贤重却说已经满员,而且客人们都在休息,具灿成拿出张满月发的任命书,贤重立刻带他乘电梯上楼。 卢经理奉命出来接具灿成,具灿成想试一下他是人是鬼,卢经理自称是人,而且已经在这里工作30年,具灿成仿佛看到多年后的自己,他不甘心,张满月出来给具灿成安排工作,让他尽快熟悉酒店的业务。客房部经理崔书熙开始工作,她先给饿死鬼送来丰盛的饭菜,可她还是狼吞虎咽吃不饱,紧接着崔书熙又给雪山冻死的客人添木柴,壁炉24小时着火,可客人还是冻得瑟瑟发抖,崔书熙又给博览群书依然笔耕不辍的老人送来最新出版的书。 张满月详细介绍了酒店的日常工作,就是帮那些客人完成他们临死前的心愿,让具灿成负责和税务,卫生证明和注册等和人打交道的工作,具灿成拿出一个存折,要偿还张满月二十年来给他支付的生活费,生日礼物的钱和利息,张满月欣然收下,具灿成和她账目两清,想尽快离开,张满月正郝也想出去,就想送他走,具灿成断然拒绝。

第11集  载元捡到尹博士遗下的DNA报告,报告上标明车载元和阿成原亲子监定血源不吻合,载元就不是前会长的私生子。载元为再确定,也拿莫奈用过的杯子作DNA监定,报告出来他和莫奈无血源关系,心情复杂。与阿会长不是父子关系的事实情緖感到非常混乱。李仲九与商家正洽谈合约,莫奈前往李仲九了的办公室,对正在进行的合约关联事项进行重新审定,对其正式进行制约。一方面,载元开始调查自己的身世。莫奈生日, 载元连夜赶工制作了一台秋迁送给莫奈作生日礼物,莫奈收到这份超级大礼,非常感动, 幸福满溢。鲜于贤找到画家,并告知载元,酒店挂着法国画家莫奈的油画藏着一个袐密。载元已洞悉画中暗示,他找到画中暗示的小船,翻到一个盒子装有一部录音机,鲜于贤也赶到但迟了一步,载元拿走物件但对贤撒谎。白魔女借送礼物予莫奈,给她忠告:”我是让你利用他,不是让你爱他 , 谁都不能相信。

”同时,载元接到尹博士电话,尹博士没死,但被李仲九送到精神病院, 载元赶去营救途中遇路障,开着广播,听到尹博士死了。再打开录音,是阿成原死前对莫奈说出秘密, 当听到李仲九车载元是父子关系,载元杀那间整个崩溃。一直虐打自已的飬父变成亲父子关系,这突变,再冰冷再坚强的酒店怪物车载元一下子精神上也无法承受。他把一直以来视为精神支柱圣母天使挂画摔到地上, 对李仲九的痛恨,愤怒暴风般全都爆发出来,淘嚎大哭。具灿成坐地铁回家,麻姑突然出现,拜托他好好照顾那棵月灵树,然后交给她一写着自己联系方式的卡片就消失不见了,具灿成急忙追出来,只看到那个刚刚病逝的老爷爷被拉走,他的小狗小白也跟他一起坐上去阴间的汽车。 桑切斯一早去面包店买早饭,无意中听说有鬼在后厨和面,他赶忙回家向具灿成汇报,具灿成转身看到入住酒店的那个女鬼,女鬼想吃桑切斯买的面包,具灿成就把她带回酒店,得知今天是她去阴间的日子,可女鬼还想见一下自己最爱的面包师金俊贤再走,具灿成就来找张满月帮她续约,张满月坚决不同意,还冲具灿成大发脾气,具灿成强行握着她的手签下名字,还警告她不许从女鬼身上捞钱,张满月赌气要赶走具灿成,他要留下来帮鬼完成心愿。 具灿成带女鬼来到面包店,因为女鬼生前是盲人,她看不到金俊贤的长相,只记得他那双温暖的手,女鬼担心自己的手会吓坏金俊贤,具灿成就把她手上的气韵转移到自己手上,他挨个和面包师们握手,可他们都不是金俊贤,具灿成就假装盲人来握最后一个人的手,被店员们当成精神病,多亏宋青书及时赶来解围,他们被迫买了一大堆面包,具灿成得知桑切斯是这家面包店的常客,就迫不及待向他打听金俊贤这个人,得知他已经调职到另外一家面包店,具灿成代替女鬼主动和金俊贤握手,女鬼找到了那久违的温暖,她开心地像个孩子。 具灿成从面包店出来,张满月开着一辆新车来接他,具灿成想回家睡觉,张满月坚持要先一起吃饭,再看着他睡觉,他们俩刚来到饭店,就碰上桑切斯,桑切斯口无遮拦把具灿成在家发牢骚骂张满月的话一股脑全说出来,张满月气得咬牙切齿,她提醒具灿成不要相信女鬼的话,因为鬼的记忆是和死亡紧密相连的,具灿成赶忙跑回面包店,可金俊贤已经下班。

而载元原打算处理和副会长之间的事就可回到莫奈身边, 如今,莫奈看到枪一刻,他巳感绝望。心想 ‘我现在巳无地方可去了’。载元能否再得到莫奈的信任? 幕後的操控者白美女的真正目的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