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我们回学校的日期也定了 准备走人了倒是有些须留恋 毕竟初入社会 第一次靠劳动挣钱 那感觉不错 和同事处的也好 还有那么多传奇经历 确实有点意思 虽然也吓的够戗 但是没什么实质伤害 也就不怕了 趁着没走 每天在酒店里东游西逛 和各部门的熟人告别 下了班 叫上一众同事每天都是喝个烂醉 大家都挺开心 惟独面点的老韩那是闷闷不乐 这个老韩是我7个同学之一 早在入校的时候 他就是我第一个混熟的哥们 因为军训的时候床位紧张 打地铺我俩挨着 这哥们也是一顽主 人帅 家里又开着俩饭庄一个旅馆 他老爷子还在北京站管着一干票贩子 孙子活的挺滋润 不过他内心其实还是个老实孩子 人不坏 遇到要饭的什么的经常偷着给扔点钱 怕我们笑话他给完还得假装骂人几句 再甩下几句诸如:大爷赏你的之类的话 也曾经在香山不顾性命救了摔下悬崖的一家3口 总之是个装B的好人    老韩这个人什么也不缺 家有钱 模样好 活的挺顺心 在学校泡到一个时装模特专业的姑娘 整天就是傻乐 活的真是叫人羡慕 可是孙子这几天反常了 整天闷3爷 找个没人地一坐 也不说话 没事自己嘴里还碎碎念 我一想 丫别被轮子收了。    我奇怪啊 他是我们几个里烟最勤的 我问他干吗戒烟?

2 years ago   女友初中毕业后,在一家技校学习酒店管理,这家技校和温州的一些酒店有联系,每年都会送一批刚毕业的学生去温州那边酒店上班,就这样,女友毕业以后选择了一家温州的四星级酒店,刚进去肯定是从最低层做起,在这家酒店做了几年,慢慢也就升到了中层管理,后来因为她哥哥生病的原因,她老爸又去世了,就不得不去上海那边照顾她的家人,然后就辞去了温州的工作,在上海几乎五星际酒店都上过班,每家酒店干的时间都不长,她哥生病的原因,陆陆续续在酒店这个行业也干了快10年了。 怎么说呢! 刚开始认识女朋友的时候,感觉她待人做事非常成熟稳重,也非常懂事,好多优点都是我所不具备的,正因为我不具备,所以很是欣赏她,之后就去追求她,那段时间头脑真的发热了,用尽在我现在看起来都不可思议的心思和毅力,终于追到手了。后来她哥哥病情稳定下来了,也不需要她来照顾了,我在深圳上班,然后带她来深圳这边上班,陪她一起在深圳找工作,酒店的工作还是很好找的,可能是她的资历比较高吧,第一天在专门的酒店招聘网上发个简历,第二天挑几家比较好的酒店面试,面试都很顺利,几家酒店全部通过了,后来就挑了一家在福田区五星级的酒店上班,是在销售部做秘书,然后就租了一间离双方上班都比较近的房间,开始了同居,同居是我坚持要求的,后来问题就出现了, 正所谓相爱容易相处难,相爱的时候只要看到对方的优点就可以了,相处的时候就必须包容对方的缺点,相爱了不代表一定合适,相处了才能知道合不合适,等下再来讲出现的问题。有多远我滚多远    在我们走的时候 我有点担心小胡 留在这会出啥事不啊 小胡自己也有点担心 大家都说 鬼之类的喜欢找身体次的人 小胡身体不太好 但是呢这些事你不遇到 是不会太放在心上的 想想也就完了 实习结束了 简单的说下之后的日子 回校祸害了3个月然后光荣的没考上 之后回家休息了一阵子 再之后展转于几家酒店继续当我的厨师 这期间由于很多原因 和大家基本联系不多 偶尔通个电话 一转眼快两年了 赶上家里拆迁 我父母找了个周转房 在大兴那边 我上班在建国门 很不方便 于是就租了单位边上的一个平房 那个平方所在的地区也在拆迁 周围都搬走了 就剩下那么一片还没开始搬 有10几个小院子吧 我反正自己一个人 也便宜离单位又只有10分钟的路 就租下来了    刚开始自己住那很不习惯 我这个人喜欢热闹 晚上自己一个人住在出租房了 那是很难过的 于是开始联系当年的师兄弟们 开始组织酒局    首当其冲就是小胡 小胡还在当年那家酒店上班 转正了 干的挺塌实 一切还都好    和小胡越在雍合宫附近的一个小饭馆 一见面分外的亲热 酒店上班 老规矩见面先抽颗 结果我很以外的是我拿出我特意买来的原装的骆驼手卷的时候 小胡却和我说他戒烟了!

有一天我闲的难受 去找小胡喝酒 小胡电话里说他病了 叫我去他家 我说 你病了就改天被 你好好歇着 小胡说你来吧 出事了!我听说小胡出事了 电话里他又不肯多说 我赶紧穿上衣服出门坐上地铁 来到小胡家    一进门 就看见他坐在床上 靠着被卧垛 脸色惨白无比 嘴唇整个都是黑紫色的 当时给我印象很深 具体形象请参考鬼吹灯第一部封面那个面具人。小胡说他头些日子就犯一次了 去医院什么也没查出来 就让他别抽烟了 这时候他妈买菜回来了 和我打了招呼 然后和小胡说:一会好点的话上雍合宫拜拜 完了去西山吧咱们 上你2姨那住几天 那空气好点也许能好点    我听说他要拜拜 我就问:难道还真是什么鬼啊压身?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上班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