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 真悲剧 写了一早上 又没发上来 还没保存 从写吧 先整一小段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 我的心到是蛋定了 也许是TM吓的吧 反正倒是没那么怕了 这种事你躲是躲不掉的 爱TM杂地杂地吧 俗话说 本事大不如不摊上 摊上了您自己都受着吧 死活由天定 每天该吃吃该喝喝 睡的倒塌实了 老胡呢事后听我大概一说 也吓的不轻 他个比我大多了 胆子倒是比我小 从此和我是形影不离 外人一看以为是俩玻璃呢 连TM上厕所都得一起去 就差牵着哥的手一起上茅楼了 其实那是吓的 怕再撞上点什么    打那以后 我到有点能体会到我那为病鬼师兄的感受了 丫说的那话确实在理 遇到了这些事 少提 每当我和别人一讲这个事 就等于是又经历了一次 你一边讲 就觉得背后头顶上站着一位 冷笑着看着你 那感觉 如同揭开了天灵盖又往里灌了一桶冰水啊 伤身体。

有多远我滚多远    在我们走的时候 我有点担心小胡 留在这会出啥事不啊 小胡自己也有点担心 大家都说 鬼之类的喜欢找身体次的人 小胡身体不太好 但是呢这些事你不遇到 是不会太放在心上的 想想也就完了 实习结束了 简单的说下之后的日子 回校祸害了3个月然后光荣的没考上 之后回家休息了一阵子 再之后展转于几家酒店继续当我的厨师 这期间由于很多原因 和大家基本联系不多 偶尔通个电话 一转眼快两年了 赶上家里拆迁 我父母找了个周转房 在大兴那边 我上班在建国门 很不方便 于是就租了单位边上的一个平房 那个平方所在的地区也在拆迁 周围都搬走了 就剩下那么一片还没开始搬 有10几个小院子吧 我反正自己一个人 也便宜离单位又只有10分钟的路 就租下来了    刚开始自己住那很不习惯 我这个人喜欢热闹 晚上自己一个人住在出租房了 那是很难过的 于是开始联系当年的师兄弟们 开始组织酒局    首当其冲就是小胡 小胡还在当年那家酒店上班 转正了 干的挺塌实 一切还都好    和小胡越在雍合宫附近的一个小饭馆 一见面分外的亲热 老规矩见面先抽颗 结果我很以外的是我拿出我特意买来的原装的骆驼手卷的时候 小胡却和我说他戒烟了!

有关酒店上班的更多信息,请访问我们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