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继续行驶,林突然间似乎起雾了,那种朦胧的感觉,除了近处的几棵树,几片草地,根本无法辨别更远的地方。 火车继续走,错过了6009这个回文数字,只好等五千多的时候。已经过了6000公里的标识,经过一段河流,那是水草丰美的地方。远处是群山,草地由黄变绿色,河的沿岸长了很多灌木,中间有无数涓涓细流,穿过铁轨下方的涵洞,汇入河流。我在等5965这个回文数,结果又是那一秒钟,反应稍微慢了一点,就错过了。 沿途还经过了好几个村落,逐水而居。每家都有大院子,有一个村落,甚至还设有专门的目的,颜色漆的很漂亮,还有很多鲜花。跟远东地区相比,这里更像是本地居民居住的地方。家家户户都用喜欢用鲜艳的颜色,多数是蓝色和绿色,蓝是天空的蓝,绿是大地的绿。还有深浅之分,以及中间的青色。条件好的,连栅栏都漆上颜色,最不济,也要把门和窗框漆上色。 火车快到乌兰乌德了,收拾了一下行李,把一些还没吃的水果和水,留给同包厢的一家人。

20190607 凌晨三点多行了,正好遇到列车靠站,毫无动静。可惜的是,醒来有点晚,列车已经准备启动了。 再一觉醒来,已经是八点钟了。窗外的景色完全变了,大片大片的草原,树木只是作为点缀,零星的冒出来。天气还是阴沉沉的,但还是可以看到远处天空的蓝色,那是一种让人清爽的蓝色,但又没有轻浮。 去车厢尽头的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想去了解这个石墓,格连吉克。 之后便没有什么停留的站点了,要等到晚上八点半才能到一个大站。在车上的时候,又睡了一觉,梦见自己跟一个排行第三的大小姐在一起,经历了家庭情况事情。当人家向我抱怨的时候,我便醒了。最近以来,总是太累了,在火车上才睡的多一些,平时想多睡也睡不着,或者睡醒了还是觉得累。 晚饭的时候,餐车服务员送来了一份饭,鸡肉炖的很烂,浇在米饭上还有一个面包,一份切好的香肠。感觉有点糊弄了,于是又去餐车,点了一份鱼汤,最贵的,但没想到是还是一样的汤,只是加了三文鱼而已。三文鱼虽然确实比较贵,但于我而言,并不稀奇。倒是感觉不如昨天喝的那份红汤,昨天点的是seasoned的汤,今天是点菜单里面最贵的汤。心里有数,下次就知道了。还是要找本地的食物,不贵,实诚,或许还可能有惊喜。 中午送来的那份也是,诺大的纸盒子,只装了一小包杂牌的奥利奥,还有餐具,连个水果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