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门头精装修图片大全_土巴兔装修效果图

依旧是大片大片的树林,依旧没有信号,但是地面的坡度缓和了很多,内心也觉得更加安定,似乎能够感觉到,人烟变多了。 到了伊尔库茨克火车站,在安哥拉河的一侧,然而市中心和住宿都在河的另一侧,只能乘坐电车。这个电车颠簸的厉害,仿佛车轮和轨道之间是硬碰硬,感觉整个脑袋都不好了。 青旅的位置一般,门脸看着也很普通,然而进去之后却是别有洞天,整体设施都比较现代,很难得。 问前台推荐了两个馆子,一家是俄式的,一家是布里亚特式的,位置相聚不远。这样的景色,在苏格兰高地,也曾看到过,但是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在西伯利亚,我们是如此渺小,感觉我们才是属于自然的恩赐,一直向自然索取,而不是相反,所谓的征服自然。 又晃晃悠悠一个小时,五点多时候终于进村了。司机分别把乘客送到各自的地方,所以绕行了一段。村里倒是有很多的松树林,不知道是原生的,还是人工种植的。 终于checkin了。

那我明天和南湘一起过来吧。” 说完这句话,卫海的脸色明显地僵硬了起来,他那张英气勃发的脸上就像是涂上了一层透明的薄蜡,此刻在飕飕的冷气里凝固了起来:“还是……不要叫了吧。” “怎么了?小两口又吵架了?”我就是个猪。 “她没跟你说?原计划是走到之前的那个青旅去换钱。查地图的时候,发现附近一个博物馆,就过去看了一眼,原来是木头房子,里面连卫生间都没有,竟然还是在室外的旱厕,这要是冬天该怎么办呢?贵族也跟农村人一样,光屁股上旱厕吗?又冷又臭。 后来走着去集市,心想先看一眼买什么,比如松油,比如水果,比如格瓦斯饮料,比如还看到了纪念品。集市旁边就是商场,转了半圈准备出去了,发现有家银行,带柜员。于是就去问了一下,打听到很近就有个大银行可以换汇。银行就在商场旁边,可惜那段路在修,幸好市区没有下雨,否则更难走。进去排队很快,汇率竟然也比青旅的优惠,感觉这次真的赚到了告诉我蛮开心。 换汇之后,回到商场继续转,想要买雪松精油。结果家家的都没有。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在荷兰放在普通超市的日化用品,这里竟然在市中心商场租了一个个柜台在售卖,而且开放式货架上的东西都被搬到了柜台后面。有点供销社的意思吧,也是蛮有趣的。甚至连商场的药店都去问了,还是没有精油。 肚子饿了,先去吃东西,一家叫Godiva的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