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小姐(国际选美比赛) - 搜狗百科

这显然是明摆着的事情。她比我有钱,她比我瘦,她比我漂亮,她比我理智,她比我凶狠,她比我勇敢。这种句子举例起来一时半会儿没个尽头。 但我也有比她厉害的地方。比如我比她感性,我比她头发长(但同时也见识短),我比她家庭圆满。我之前还可能会觉得她脾气太过暴躁,急性子就像纸包不住火,所以我会觉得我比她沉得住气。 但显然,我错了。 她在知道了崇光没有死,并且就是眼下活蹦乱跳的陆烧之后,不动声色地过了一个多星期。就在唐宛如的不停询问里,就连卫海这个被我们称为“肌肉多脑子少”的体育猛男,也恍然大悟面前站着的这个外国人,竟然就是之前名动全国的著名作家周崇光。我用“说来话长”为借口,屡次打断了他向我询问的目光。并且我也用“不要引火上身”为理由,叫他不要对外声张,否则很容易“有可能哪天你只是下个楼买瓶可乐,隔天就在苏州河上看见一个麻袋顺流而下,麻袋里装着你”。 –“哦,你说陆烧这个名字啊,是我闹脾气随便取的。当时没想那么多,我想应该是潜意识里想起了我父亲的名字吧,他的英文名字是Shaun,所以我就想,那就叫‘烧’吧。同归于尽?没有没有,我不想纵火。” –“最痛的地方是眼睛吧,打麻药的时候我痛得快晕过去了。我其实所有的五官包括脸部轮廓都有稍微地改动过,虽然不是大动,但是因为改动的地方比较多,所以整体看起来,已经几乎没什么过去的影子了。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标准的西方人长相,至少也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混血儿。” –“我眉毛里垫高了一块骨头,看起来眼窝变得更深,但这样就会显得我的眼睛没有以前大。

她依然绑着白头巾,风风火火地过去开了门,一拉开防盗铁门,迎面就是刷刷的毒液喷射过来:“唐宛如,你租的这是什么小区啊?电梯墙上贴着卫生巾的广告就算了,我刚刚在楼下绿化丛里,竟然看见两只耗子在晒太阳,天地良心,它们一点都不怕我,我甚至觉得它们冲我眨了眨眼睛算是打过招呼了。不过光从这一点来说,它们比我公司那群实习生有出息多了。那群连高跟鞋都不会穿的女大学生,每次看见我就跟被乾坤圈打了天灵盖似的,脸色苍白地尖叫着疏散在楼道里。我觉得大楼烧起来她们都不会跑那么快,还有你家那个防盗门,你真的有必要换一换,那门上的铁栏间隙那么大,顶多只能防防你这种头大腰圆的人,像我们这种巴掌脸水蛇腰,要钻进这扇门对我们来说还不跟玩儿似的……” 这么长的一段话,她说得快如飞星,就像新闻联播的播音员看着提字器在朗读一样,我真怀疑她在家里背好了演讲稿来的。她说完这堆话时,已经几分钟过去了,我耳膜一直嗡嗡地疼,崇光和卫海扶着沙发靠背沉默不语,看起来有点虚弱,唐宛如张着嘴,头上的白毛巾终于掉了下来…… 但顾里呢,在说这段话的途中,已经行云流水地把她那个看起来比旅行箱都还要巨大的LOEWE包包放到了玻璃柜子里关起来,在关起来之前,她从那个包包里倒腾出一件看起来像手术医生用的绿色消毒袍子把她那身驼色的细山羊绒连衣裙裹起来,然后又掏出一顶黄色的建筑工地安全帽套脑袋上,最后她优雅地将一副黄色的橡胶手套戴了起来–墨镜不用说,她从进门就戴着。 “顾里,唐宛如只是叫你来搬家,不是叫你来分尸。

但随即,我意识到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我承认我是被顾里刚刚进门时风卷残云般的气势镇住了,一时间被打散了魂魄,丢了逻辑: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此刻,全中国新晋崛起的大红模特陆烧,站在唐宛如的房间里洗碗,有多么地不合理。 我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但顾里却非常镇定自若,她目光在我们几个人的脸上来回扫动着,看起来和她往常那副刁钻的圆规嘴脸没有什么区别。她从唐宛如的柜子里翻腾出一盒茶叶,揭开盖子闻了一下,看起来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转身把茶叶朝我一递:“林萧,泡一壶茶吧。” 我永远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小姐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