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昨晚十点半上了火车,接近十一点发车。今天早上五点多就醒了,天亮的实在太早,接着又睡到了九点多。 窗外看去,是茫茫的平原和树林,并不像东边那样,地势高低起伏,草原和森林交替。人烟也多了起来,看到房屋和村庄的频率高了,连铁路线也丰富了起来,时而交汇,时而分叉,并不像东边那样孤零零的一条道走到黑。即使偶尔有起伏,那也只能看见远方树梢尖,即使偶尔有山坡,那也在遥远的地方。 肚子饿的不行,吃了点坚果和干果。还是上次旅程,同车厢的一家人送的。说起来,这次伊尔库茨克到新西伯利亚,和上次伯力到乌兰乌德,竟然是同一趟车次,都是从海参崴开到新西伯利亚的。 十一点多的时候,到了一个大站,停留15分钟。于是下车去买点吃的,看到饺子便毫不犹豫的买了。但是没想到饺子竟然是土豆泥馅儿的,相当于一直在吃面粉和土豆,都是纯淀粉了。幸好,还买了一个油端子一样的东西,里面加了蒜,还有一点肉,味道倒是很不错。两份加起来才收了100卢布,老太太们的小生意一定要支持一下。 列车继续出发,吃饱喝足了,就想睡觉,从十二点睡到三点。说起来,好像很久都没有睡过这样的午觉了。关于午觉的记忆,还是小时候家里要求睡午觉,以及中学的时候要求睡午觉。上了大学之后,好像也会睡,但是不多,只有有课的时候。出国读研和工作之后,几乎没有睡午觉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总想着,睡午觉也得条件宜当,比如床和铺盖,比如不能太吵,比如外面天要比较热等等之类的。但这些终究是外因,最重要的还是,我想不想睡午觉,自己觉得该不该睡午觉。 列车行驶到krasnoyarsk,这里是西伯利亚铁路和叶尼塞河交汇的地方。

idol school是不是要举办什么卡拉ok比赛?怎么个比法? 20190613 早上不到五点就醒了,同车厢的已经起来收拾好,准备下车了。还想睡,但是列车员也过来催了。天也已经大亮了,于是只好起来。 窗外,人烟和建筑开始密集起来,各种房屋工厂不停飘过。 五点半下车,在火车站吃东西,存行李。上下行人分流,门禁系统,站台售卖小屋,英语报站,封闭站台,铺设地砖,一切都显示,终于回归到了文明时代。 这里真的是个大城市,列车行驶了很久,路上一直有人烟,有别墅,小屋,花园,自留地,跟之前相比,完全不一样了。 这趟车上,竟然没有餐车!同样的一班车,为什么如此不同呢? 车厢电源插座也没有,只能去走道充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