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突然想去一个地方。 我坐在宫洺对面的一把椅子上,说是椅子,其实比我家的沙发还要大。房间里的静谧,让人错觉时间正在以一种半凝固的胶质状态流逝。咖啡持续刺激着我的身体,让我从清晨的浑浑噩噩里清醒过来。 宫洺住院的这段时间,虽然我和Kitty依然有忙不完的事儿,但是,毕竟他不是超人,工作量肯定不会有正常上班的时候多。于是这段时间,我也终于有一些空余的时间剩下来,比如现在这种时刻,让我可以回顾一下自己的生活。一直以来,我都是持续以处于百米冲刺的最后阶段的速度,仿佛尾巴被点燃了的瞎耗子般地朝前龇牙咧嘴地猛冲,然而当我停下来回顾一下我的生活,却能感受到有很多沙粒感堆积在心脏里,随着血液流进身体的各个部位,在我的身上沉淀下无数生涩粗糙的伤感来。 进入秋天之后,唐宛如终于从我们的别墅里搬出去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顾里是恨不得能把她的脸摘下来,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她甚至有一段时间一直研究、查阅北京那一口全国最著名的水晶棺材的资料,她号称是杂志需要做一个专题。但是,以我对她的了解,恐怕……Anyway,我觉得她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成为中国防腐事业的先驱,并且千古留名。 风停了一夜,还没有重新开始刮起来。清晨的雾气还沉甸甸地拢在湖面上,周围的常绿灌木依然郁郁葱葱,树叶上结满了厚实的霜。湖面仿佛也在带着秋凉的空气里沉静了很多,像一面上帝随手放在草地里的大镜子。我一边贴紧湖边走着,一边望着湖里自己的倒影发呆。三年前,伤心欲绝的顾里就是从这里一个猛子倒栽进去的,她那个时候外表理智、冷静,然而内心却在高密度的重击之下四分五裂了,仿佛一台看起来光鲜亮丽但硬盘里各种木马病毒肆虐的高级笔记本电脑。她投湖时的姿态太过淡定从容,以至于起初作为目击者的我和唐宛如甚至觉得她只是想进去捕条鱼。几秒钟后当我和唐宛如反应过来时,我们被吓傻了,愣在湖边呆若木鸡,仿佛两个被拔掉插头的机器人。还好简溪当时果断地跳进湖里,把她捞了起来。 想起简溪,我心里又一次升起那种仿佛被稀释后的悲伤。像一杯加了水的葡萄酒,已经不醉人了,但是还是闻得到清冽的酒香,它能把回忆染醉,染成让你承受不了的气味;或者说像一本看过无数遍的悲剧小说,再次阅读的时候,已经无法热泪盈眶,然而胸口里,却依然有一只小拳头,轻轻地在里面敲门。 我走进宫洺的病房,推开门,他已经从病床上下来了,此刻他正盘腿坐在落地窗边的一个柔软而宽大的沙发里,手上拿着一本刚出版的国外设计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