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dB 3

列车竟然提前了半个小时进站,提前出发是不可能的,那就在鄂木斯克多待一会儿吧。鄂木斯克的车站,也是用这种新绿色的时候外墙。 额尔齐斯河从北疆,一路经过 哈萨克斯坦,流过这座城市,沿岸有很多的工业设施。 继续沿途,又遇见了大片死亡的白桦林。路上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湖,还有市中心的集市,当然也少不了列宁塑像。 然后去火车站寄存行李,这里的主火车站设置并不是非常合理,找了半天才找到寄存行李的地方。登机箱和托运行李箱的价格还不一样,想想倒也算合理。 步行去诸圣教堂的路上,对面还有一个公园加建筑群,还有一个教堂,感觉像是历史街区,便先来看看。进了教堂,还是跟之前在伯力看到的一样,没有位置,那么他们如何做礼拜呢?来祈祷的女性为主,很少有男性,老少都有,而且每个女性都围着头巾。这是属于东正教的传统吗?而且还看到牧师在开导信众。宗教作为人民苦难生活的安慰剂,难道青年女性也同样遭受着苦难吗?在我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前台的管理员友善的让我上去看看,我本以为是钟楼,但没想到二楼还有一层,相对简陋了很多,只有正对的一面墙上有画作,旁边的两面竟然都只有白墙。走近细看,顶层侧面的画作都模糊不清了,却没有修缮,有钱很重要啊! 接着绕到对面的诸圣教堂,也就是末代沙皇被害的地方。

突然想起来,应该是我自己小时候,生活当中没有玩伴吧,总是习惯了一个人自己。后来又是住校,所谓的学习为主,所谓的不能辜负了期望,好了,现在就变成这样子了。 从来没有人照顾过,从来也没人教过,应该怎么样跟别人相处,应该怎么负责任,都是靠自己,一点一点摸索出来,哪怕碰的头破血流,也只能等结痂之后继续前行。 车到了秋明,意外停留了一个小时。同时,也有人上车,下车。 从鄂木斯克到叶卡捷琳堡这一路,城镇越发多了起来,信号也越来越好了,倒是开始有点想念,那些没有信号的路上和日子了。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小姐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