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像刚刚喝了一碗老陈醋一样精神抖擞,灵台澄澈,我闻到自己嘴里一股难闻的酸气:“南湘怎么会去那种场合?她适合么?” “她很适合啊,我简直想跪下来膜拜她,然后给她戴上一顶金冠。她一会儿扎进一堆贵妇里聊限量版的铂金包该怎么保养,一会儿飘到一群老男人里面去和他们聊苏富比最新的那一场拍卖里面,最值钱的并不是标价最高的那幅油画,我感觉她从欧洲文艺复兴史到杜皮蓬现当代艺术展,从希腊女高音玛利亚卡拉斯到唱《爱情买卖》的慕容晓晓,她简直无所不知,我太佩服她了,她甚至不动声色地说出了其中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袖口上那枚袖扣是纯手工的珐琅质地。在那种昏暗的灯光下,你就是把一颗钻石和一颗玻璃珠子摆在我面前,我也不一定分得出来啊!而且,她的英文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的?都快赶上我的中文了!”Neil赤裸着上身,躺在顾里大腿上喋喋不休,还好顾源不在,否则他应该会被顾源塞进滚筒洗衣机里,“我一直觉得她被叫去的原因,和我一样,都是扮演一个高级的花瓶,现在我意识到了,只有我是花瓶,而她是一台外观被做成了花瓶的计算机。我就算拿出撒手锏,也还是输给她。” “你的撒手锏是什么?”顾里有点疑惑。 “把衬衣扣子再解开两颗啊!

health.people.com.cn

我们剩下的任务,就是和顾里一起,在刚刚清理出来的沙发区域悠闲地喝茶。当然,这个茶叶已经不是从唐宛如那个柜子里倒腾出来的了,顾里之前用唐宛如的茶泡了一壶之后,她只喝了一口,“至少我尽力尝试过了”,说完就把那壶热气腾腾的茶水倒进了洗手池里。随后,她就提议:“要么让他们收拾着吧,我们去璞丽酒店的庭院里喝个下午茶怎么样?我和你说,那个庭院里竟然还能看见野生的鸟,那鸟奇大无比,我一度以为他们家在院子里养鸡。”–当然,这个提议被我们无情地否决了。唐宛如说:“大家都走了,这些人偷东西怎么办?” 顾里摊开她那双塑胶手套,耸耸肩膀说:“你以为这些人都是吃素的么?他们的收入可比你高多了,你家里这些东西,他们偷回去没有任何用处,只能捐给慈善机构。从他们的收费标准来说,我不认为他们是会做慈善的人。他们给我开出来的账单简直太不慈善了。” 唐宛如沉默了。但她依然保留着最后的尊严,死活不肯外出喝茶。 于是顾里退而求其次,从自己那个“行李箱”中,拿出了装在一个日本漆器哑光盒里面的茶叶,她打开之后,又倒腾出了一个镊子,小心地一片一片地从里面夹茶叶出来,因为她穿着消毒褂子,戴着手套口罩(还有那顶滑稽的安全帽),所以,她看起来像是一个法医正在进行尸检:“那就喝我的。

那是2007年1月的时候,MUJI第一次进入上海时发售的款式,现在看起来很老很土气,但是当年能够穿MUJI,简直是那些喝着速溶咖啡迷恋安妮宝贝时刻想去丽江一夜情的文艺青年们的终极梦想。顾里像一个暴发户一样甩了一把现金为我们一人买了一套,她用赤裸裸的嘴脸摔碎了所有文艺青年们的心。 箱子里还有从南湘胳膊上拆下来的一截石膏。大学刚刚开学的时候,南湘还没有买自行车,于是我总是载着她去上课。那一年春天,满校园刮着毛茸茸的柳絮,我的眼睛在这种带毛的风里严重过敏流泪不止,于是某一个没有睡醒的早上,我神志不清地松开双手,去揉眼睛,于是我和南湘连人带车,摔下三米高的绿化带,南湘的左手当场骨折,但我只是擦破了皮。她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出院的时候,顾里悄悄地结掉了所有的医药账单。 我们大学里一起制作的四个纯白色的杯子也在里面,这是我们四个一起去周庄游玩的时候,在一个游人如织的庸俗纪念品商店买的。当时我们觉得,除了上学之外,能够把顾里拖出内环,简直是一件值得载入史册的事情,于是我们琢磨着怎么也得留下点纪念。于是我们就做了这四个杯子:只要杯子里加进热水,我们的照片就会从杯壁上浮现出来。照片是我们现场用顾里的手机拍来导进店主电脑里的。当年,只有顾里用的是智能手机,但现在,我们几个都在用苹果了。 箱子里有顾里起草的“室友准则备忘录”,一共11页,共7大项,119小项。

又过了一个钟头,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完了,只剩下最后一个蛮大体积的纸箱子,但飞虎队们的表情明显有一点犹豫,因为上面写着六个大字:“最美好的时光”。 飞虎队们不敢动,因为之前他们已经陆续被“菁菁岁月”“悲伤逆流成河”“这些,都是我给你的爱”“女人花”等几个盒子惊到了。 “你们就放那儿吧。这个箱子我自己来收拾就行了。”唐宛如对这些穿着消毒大褂的人说。 那些专业保洁队的人一会儿就走了。她的目光在我们几个人的脸上轮流地扫视着,两只戴着塑胶手套的手轻柔地搓来搓去,就像她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在手上涂满厚厚的手霜时的动作一模一样。 我想,她是要准备开始分尸了吧。 但我又猜错了。 我发现我对顾里十几年来的了解,最近越来越不准。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小姐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