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地铁站真深啊,而且站特别长,感觉住很远,结果两站就到了市中心。 中午太阳很好,在红场晒衣服,拍照。下午去大剧院问,票都售完了。郁闷,去找银行换现金,准备晚上买票。然后又去吃东西,点的有点多,略贵,一不小心有点撑。 到了国立历史博物馆。从早起原始人和痕迹,到公元前五六世纪高加索和南乌拉尔,工艺技术发展水平完全不输希腊啊。只是说文化上?还不够了解。又看到希腊和波斯样式的,甚至还有汉甬,古代的交流其实一点也不少,只是比较耗费时间而已。 俄罗斯是如何继承东正教正统的?

20190618 早上到了莫斯科。喀山火车站,紧挨着列宁格勒火车站,仿佛就是巴黎东站与北站。毕竟是欧洲大城市,车站里面乱哄哄的。但是出来之后,清爽很多,微风吹拂。本想乘电车,但是嫌贵,便步行到了青旅。 庆幸洗了澡,洗了衣服。去吃早点。回来晾好衣服。 带一件出门,乘地铁去红场。看完了这个,便决定去吃饭,这次又是一家格鲁吉亚馆子。看来,有必要去格鲁吉亚看看了,为了美食。突然想到自己的钱不多了,便估算着点些能吃的完的。餐馆的陈设很有特色,而且总是要收小费,上次在海参崴也是如此。这家的罗宋汤,倒是不好。 吃完便去剧院买票,晚上的曲目是茶花女,票价也真的是良心了。同样也是想到自己钱不多了,而且卡用不了,就买了一张稍便宜点的,楼上第二排,观看效果倒也很好。票价1000卢布,竟然比新西伯利亚的还要便宜。 离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便又去了一趟集市。还是想到钱的问题,啥也没买,樱桃都没舍得吃,只是到最后的时候,买了一瓶butter milk,这边的确实比欧洲的德国荷兰要好喝。

日子在渐起的秋风里一天一天流淌过去,梧桐树的叶子开始逐渐变黄了,黄昏时候看起来甚至泛红。 风吹过城市,被各种形状的摩天大楼切割成大大小小的气流,仿佛完整的布匹被无数把刀裁开了一样,四散分裂,大大小小的气流犹如涓涓细水,抚摸过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地面,在这样的抚摸里,树叶掉了一地。汽车开过的时候,发出仿佛沙漠般的哗哗声。 CHAPTER 07 秋天终于来了。然后去克里姆林宫。路上遇到两家店,一家卖纪念品,一家卖骆驼毛制品。想买双鞋子,结果开始看衣服,看中了,但是不了解行情,所以不知道价格深浅,只好作罢。 克里姆林宫不大,里面还在修缮。但是在高处,又靠着河口,风景很好,而且既有圣母报领大教堂,也有新修的清真寺。然后又去了昨晚的那条步行街,一路上除了卖吃的,就是卖纪念品,但是并没有太多购买的欲望。 然后就去用晚餐了,还是据说传统的鞑靼斯坦风格。沙拉,牛肉汤,和马肉。 吃完正好回酒店取行李。

然而Baxter等了一晚卻未見Fran的蹤影,原來Fran是公.. 全部介紹司的高管有婦之夫Jeffery Sheldrake(弗萊德·麦克莫瑞 Fred MacMurray飾)的地下情人,那晚他們還在Baxter的公寓幽會。 20190619 早上五点多就醒了,感觉头痛。可能是没休息好,青旅的空气也不好。早上太阳又亮的太早。 收拾行李,吃早饭,遇见一个29岁的模特,在东南亚泰国和香港工作,希望去中国尤其是上海周边发展。 xxx美术馆,蒙克特展,但排队的人太多了。 20160617 早上五点多迷迷糊糊醒了,天太亮。 磨蹭到十一点出门,吃东西 在餐厅遇到一个澳洲女人,不讲中文,成见很深,聊不下去。

其他有趣的细节酒店小姐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找到。